福州解放,市区完好无损(图文)
发布时间:2009-10-19 浏览次数:2712

  


1949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布告(第一号),原件收藏于福建省档案馆



解放军进入福州市区,经过万寿桥附近的商店


 


    2009年,福州八一七路,一条繁华热闹的市区主干道笑纳着时代的崭新气息。六十年前的8月17日,正是它见证了福州的解放与新生。


  时光回溯60年,1949年的8月,在这座曾经被蒋介石下令“死守”的千年古城内,国民党守军已无斗志可言。人民解放军的“福州战役”打响后,福州外围的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17日拂晓,解放军进入市区时,城内的大部分守敌已溃逃。但解放军82师追至台江万寿桥(今解放大桥)附近时,却遭到国民党一小股守军的阻击抵抗。经过一场血战,解放军战士才从万寿桥上跨过。


  正当解放军在万寿桥酣战的时候,福州市区内的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大的战斗。由于是清晨时分,市民仍要上街买菜,一些商铺也如时开门营业。甚至连福州市原政权内被策反的警察,也做好了维持秩序、等待接收的准备。


  福州是有福的,它完好无损地回到了人民手中。


  “那时虽然还看不到解放军的新闻报纸,但是我们普通老百姓心里也很清楚,福州解放是早晚的事。”回忆起当年看到国民党《中央日报》依然在鼓吹福州“固若金汤”的消息时,家住福州洋恰社区的87岁老伯庄可庭仍记忆犹新。


  8月16日下午


  解放军攻取外围市区可闻炮声


  1949年,庄可庭27岁,他与妻子住在市区的西门街。由于当局印的纸币几乎成了废纸,物价飞涨,庄可庭上街买东西时,一度要用大米去换购其他东西。家境好一些的人则用金子或银元买东西。


  当时,庄可庭是林森小学的校长,但早在那年的五月份,他和老师们已经无课可上。“学校停课,教员一直领不到薪水,大家都散了。”庄可庭说,“没有办法,我只能在一位亲戚开的店铺门口摆烟摊,赚一点养家的钱。”


  罔顾民生凋敝、人心不稳的现实,蒋介石集团仍然想固守福州。1949年6月,蒋介石飞抵福州,在义序机场召开临时军事会议,谈及“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没有福建即无以确保台湾”。


  在福建省档案馆保存的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战役作战命令》上,也谈到“福州地区守敌计有7个军14个师番号,共计7万余人”、“蒋已令该敌坚守福州,但守敌兵员不足,粮、弹奇缺,缺乏信心。”


  《福州战役作战命令》上分析了福州战役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1、敌执行蒋的命令坚守福州;2、于我开始攻击时敌即收缩兵力于马尾、长乐、福清一线,继续抵抗、即行逃窜;3、发现我趋近时弃城逃窜。


  福州战役事关福建全省乃至南方大片国土的解放进程。为了全歼福州守军,解放军决心采取钳形攻击战法,首先断其陆海退路,尔后会歼被围的国民党军。经第三野战军批准,福州战役提前于11日开始。到8月16日下午,解放军已攻取了福州外围,在市区内都可以听见炮声。


  这一切的军事进展,福州城的普通百姓尚不得而知。庄可庭说:“当时群众私底下有议论过解放军会何时打进来,但是没有消息源,只能靠猜测。8月16日晚上,我们一家像平常一样早早地睡了,谁也不知道第二天要发生的事。”


  17日早上,福州城的另一边,庄可庭照旧上街买菜。国民党的兵早就不见了,陆续有穿着黄衣服的解放军从街道上徒步走过。他跑回家告诉妻子,解放了!


  8月17日拂晓


  一场激烈战斗拿下万寿古桥


  解放军逼近,在福州的“中华民国福建省政府”树倒猢狲散。当时驻扎福州的国民党守军主要有朱绍良、李延年兵团,其中有不少南窜的残兵。这群兵痞敲诈勒索商户和市民,无恶不作。而国民党守军中的一些将领也意志低迷,沉溺于“最后的享乐”之中。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南下参加福州战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的官兵却斗志昂扬。解放后曾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的张鼎丞在《关于福州战役发起之前情况报告》(第二号)中说,进军福建的部队“一个月未吃肉,甚至吃不到菜、吃盐水汤,以至于晚上不少士兵眼盲看不见道路。秋季三双鞋子都穿破了。”


  8月16日晚,朱绍良在福州有名的小吃“阿焕鸭面”店吃完了面条后,才和李延年乘坐飞机逃离。


  17日拂晓,解放军第十军团28军的官兵从北、西、东三个方向先后突入市区,并向南台追歼。一路上没遇上什么抵抗。被围的国民党军已连夜从南台的北峡兜、湾边、洪塘等处抢渡乌龙江想要南逃。


  在逼近南台的万寿桥时,第十军团28军82师245团3营遇到了守敌的火力狙击。万寿桥头靠台江一侧是商业街,守敌靠火力封锁住桥面和大街。3营副营长魏景利带领战士向敌人发起进攻,不幸牺牲。七连副连长赵元仁带领突击队冒着炮火继续前进,一举拿下万寿桥。


  这成了解放福州时市区内最激烈的一场战斗。


  万寿桥是始建于元代的古桥,当时是闽江上最重要的交通道。1911年,一群辛亥革命起义者也是途经这座桥去光复福州。38年之后,它又亲历了福州的解放。现在,这座传奇之桥已称作“解放大桥”。


  战斗结束后,劳累的解放军战士,有的就在马路边就地休息,没有扰民。一些福州市民拎着茶水,用方言问解放军要喝水么?听不懂方言的解放军战士大都笑着摆了摆手。


  □史海珍档


  《小火星》,福州市解放之初唯一一份公开出版发行的党报上,在8月17日特地用红色铅印,同时刊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庄可庭在一本资料书内翻出了这张《小火星》的影印件:“解放军很快就安定了福州的局面,1949年8月底,我们这批教员也以留用人员的名义,前去登记准备再教书了!我们一家的生活又有了保障。”


  “(福州)市区完好无损,伪机构人员大部尚在,并准备我接收。”1949年,在给华东局的绝密报告中,前文提过的张鼎丞也这样说到。


  根据福建省档案馆收藏的《关于福州战役胜利的意义,当前敌我情况的分析及准备漳厦战役向华东局的报告》中介绍,福州战役歼灭国民党守军约5万多人,俘虏约3万多人,我军伤亡1500人左右。


  “新中国成立60周年全国报网联动媒体”东南快报记者 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