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福州人的阅读
发布时间:2009-10-17 浏览次数:2415

题目:30年,福州人的阅读
作者:郭大路
书报刊名:《海峡都市报》2008年11月4日B5版
  回望300年,“路逢十客九青衿”、“巷南巷北读书声”曾是福州城的阅读写真;回望30年,从同样举城读书的1977年到现在,福州人的阅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30年来,有多少福州人还在读书?为什么读书?爱读什么书?


30年,一个人的阅读记忆


  口述者:乐意,男,1977年考上福州某大学,定居福州30年。
  我的第一张借书证是上大学时,在学校图书馆办的,学校里有亲戚,托了关系,办了张教师借书证。我们读工科的,功课重,我借的都是专业书,每天光是看这些都看不完,那时候上大学是真读书,哪有工夫看闲书?话说回来,上世纪70年代末,其实也没什么闲书。
  工作后,学校不让毕业生返校借书,那张借书证就失效了。1981年我办了市图借书证,市图在于山,离我们近。那时能有张借书证算很牛的,为什么?一个是时间问题,当时上班还是六天制,只星期天休息,图书馆星期天虽有人上班,但只管借书还书,办借书证的工作人员,星期天不上班,所以,为了办那张借书证,当年我还特意请了半天假,那年代,没大事,一般不请假。
  当年办证得单位介绍信才给办,还不是什么单位介绍信都行,我分配在省直单位,介绍信算是比较有“公信力”的。那时图书馆是按照配额办证的,我去办的那天,管这事的人,一听就摇头,说是“这个月的配额早就没了”,我那时才20,不走,好言好语求她,我记得早上9:00请假去市图,跟人家磨到11点,大概她也急着下班,我又准备得周全(工作证带了,一寸照片也提前备好),就给办了,当年是押金两块钱,工本费5毛钱,我那时月工资有60多块钱,觉得实在便宜。办了证回来,才发现我这张证是整个单位独一本,所有同事都很吃惊:怎么年纪最小的,能把这么难的事给办成了?
  开始工作那几年,单身,每个星期天我都去借书,那年头没其他地方看书的,有些人家里有几本书,周围人人都讨好他,要关系很好的,才会告诉你家里有什么书,可以借给你哪一本。书店?那时福州只有新华书店,不开架。(不开架怎么买书?)书架前有长柜台,隔着柜台伸长脖子,跟营业员说我要某本书,营业员就取下来,让你靠着柜台翻一会儿,然后问你:看好了没有?要不要?不买的话,就收回去了。
  1984、1985年谈恋爱结婚,那时就少去图书馆了,应该就是那两年,新华书店逐步开架了(要是没记错的话,书店全面开架是到1987、1988年),星期天要陪老婆逛街,老婆去逛她的,我就在当时友谊商店那儿的新华书店里站着看书等她。那时候少用借书证,还因为图书馆的很多书都旧了,书店里倒有很多新书。
  到九十年代,就更不常去图书馆了,主要是忙啊,下海,承包项目,赚钱。有空的话,才散散步走到新华书店,翻个半小时。现在不忙,也不去图书馆了。现在不是有网络吗?我在网络上的多数时间,都是在看书。我家附近有个新华书店,吃过晚饭,会经常散步到那里看看。买书也是会的,最近的一本,是今年初买的,内容么,是毛主席诗词大全加解析。毛主席诗词写得好,这书放在手边,有空翻翻,挺好。我们一家三口,还是我的藏书多,我那小孩今年大学刚毕业,他的书,大部分都是课本和参考书。


数字:30年,一座图书馆提供的阅读答案


  2007年,福州有723795人/次在省图借阅过书籍;当年,省图外借的书达到852864册/次,办理的借书证达到8623个。也就是说,如果按福州市区人口273万人来对照的话,那么,大约3~4个福州人当中,能有一个人走到福建省图书馆,借走大约1/3本书。1000个福州人当中,去年约有3个人在省图办了借书证。
  将近20年里,福州人看得最多的是什么书?省图的回答是:文学类,在所有外借的书籍中,所占的比例高达40%。


上世纪80年代:读书的黄金时代


  海都:有资料记载,“1982年,省图每周开馆82小时,为全国之冠”。“全国之冠”在当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省图:“全国之冠”的时间应该是在1985年。1984年每周开放81个小时,延长开放时间,增加晚上,大大超过了国家规定开馆时限。大约到1986年才实行连班,每周开放82小时,当时全馆所有的对外部门都实行连班,因此图书馆的白天和晚上一样兴隆。
  “敞开发放”借书证之前是限额办理,“敞开发放”是1984年9月起,无需单位证明,个人凭证办理,读者随到随办。“敞开开放”后借阅人数众多,据当时同志讲,每天早上都要拨开人群才能开门,晚上都要不断催促才能关门。


上世纪90年代:钱多了地大了,读书精神没有长大


  海都:据资料记载,“1989年,藏书236.5万册”,而“1998年,藏书250万册”,十年当中,省图的藏书只增长了十余万册?
  省图:省图藏书只增长十多万册的主要原因是剔除了大量的旧书,注销了一批图书。并且1995年前新书的进基库数量并不多,只是这几年新书量比较大。据办证处的资料,读者群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海都:整个90年代,“每周开馆73小时”,尚不及“1982年,每周开馆82小时”,是90年代做了些管理上的规范调整,还是当时的社会读书风气已经不如80年代?
  省图:80年代,馆舍在东街口,但是全馆的借阅室也就五六个,90年代新馆开放后,借阅室扩增到15个,而且大部分时间做到了全周开放,最长开放时间到晚上九点。就这样的开放时间,已经让流通部门的人员安排上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如果像80年代那样开放,馆里将无法运作。而另一个原因是根据文化部的评估标准,一级馆开放时间达标为每周72小时,而我们已经超过这个时间了。
  海都:还有一个数据对比,1988年“年借阅46.6万人次,143.3万册次”,1998年“年借阅719652人次,1502089册次”。“人次”虽然增长近一倍,但“册次”却没有大的变化,这两个数据,可以分析出怎样的阅读状况?
  省图:“人次增长一倍,但册次没大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图书价格迅猛上涨造成的,1988年一本29元押金的借书证可以借到四五册的图书。到1988年100元押金的借书证只能借到两册左右的图书,随着图书价格的迅猛上涨,购书经费的增长无法跟上图书价格增长势头也是一个因素。而从读者人次“1988年46.6万人次,1988年719652人次”上可以看出1998年比1988年提高了许多,达到35.5%,说明读者对图书馆的利用率提高了,同时也说明读者的阅读率提高了,因为这里体现的人次数据是外借读者和内阅读者。


这十年及以后:网上读和翻书看


  海都:1998年—2008年,省图办理的借书证数量是多少?
  省图:1998年—2008年,省图办理的借书证合计126956本。2008年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省图中文外借图书的数量与前三年比无明显变化。
  海都:由新华社今年4月公布的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在文字媒体中,报纸以74.5%的阅读率位于首位;杂志阅读率为50.0%,排第2位;互联网阅读率为36.5%,排第3位,比2005年的27.8%提高了8.7%;图书阅读率为34.7%,比2005年的48.7%降低了14%。网络阅读首次超过图书阅读。中国每年出版各类图书不下30万种,但户均消费图书仅1.75本,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图书生产国,却是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对于以上数据,作为“阅读大户”的省图,会做出何种应对策略?
  省图:纸质图书阅读率下降,网络阅读率持续上升,这是全球趋势。因为传统的阅读模式受到很大的冲击,尤其是青少年由过去的“读书时代”迅速进入到“读图时代”。为了提高社会阅读率,一直以来也做了许多努力:比如,面向全社会开放;办理“一卡通”外借证,即一人持卡,全家通用;同时读者可以免证进入阅览室阅读图书,在阅读服务上为读者提供了充分的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