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南“治聋”逼出“电话传奇”
发布时间:2009-10-17 浏览次数:2641

题目:项南“治聋”逼出“电话传奇”
作者:张伟 王浩志
书报刊名:《海峡都市报》2008年10月28日A4版
  对福州而言,这是一个传奇。传奇起步的时间,是1982年11月27日。那一天,中国第一部程控电话交换机在福州启用,“万门程控”,这个在中国改革开放史上浓墨重彩的名字正式登台。
  传奇为何发生在福州?那套日本刚刚研制出来的F150程控电话交换系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连日本自己都没用上,为何被福州抢到?一位当年的参与者,为我们揭开了“电话传奇”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奇萍,时任福州电信局局长。今年79岁的老人回忆起当年引进程控电话的艰难决策过程,用了三个字做评价:有魄力。


  “其他项目全部推后,给电话让路。几乎是倾全省之力了”


  福州这个“全国第一”,完全是被逼出来的。
  据资料,1979年,全省市话自动交换机容量仅12200门,其中福州5804门,平均每千人不足一门。
  当时,福州市民要打电话到上海,得先拨总机号113,接通福州电信局的交换中心,那里也有一排电话,这叫交换机。工作人员在拨号盘上拨上海总机号,通过上海电信系统接通所要找的单位。在两次接力后,电话通路才建立起来,最快也要15分钟。
  这套系统叫“史端乔电话交换机”,是福州在上世纪30年代引进的,基本是晚清水准的“老爷机器”。
  但是,发生在1979年的一件小事,却让福建人“丢了回脸”。当时,作为港口城市的福州,经常要停泊外轮。当年年底,一艘法国商船停靠马尾港,船上大副到电信局,要向法国总部汇报情况,没想到电话不通。
  这件事让福建高层领导很受刺激:电话不通,所谓开放,所谓引资,全是空谈。于是,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项南拍板:一定要安最好的电话。
  现在的人很难理解这个决策的艰难。国内产品技术不过关,只能进口,进口就要有外汇,而国家每年给福建的外汇额度是1000万美元。邮电部有人发话:为什么不用国产货,非要向资本主义国家买?这些压力,省里都顶住了,一口气给了600万美元,“其他项目建设全部推后,给电话让路。这几乎是倾全省之力了。”张奇萍说,全省电信系统员工的工资,为此全部降一级,省出十来万,全部用来买最新的电话交换机。


  日本人都没用上,福州为何能捡到大便宜


  1980年12月24日,福建省邮电管理局和日本富士通公司签订合同,引进F150程控电话交换系统,并初装交换机10000门。张奇萍说,当时自己拍着胸脯,跟时任国务院总理说,不管打到世界上任何地方,10秒内接通,让那位中央领导吃了一惊。
  为用上最好的技术,省邮电管理局专门成立了“引进办”,时任主任的陈慧波回忆,当时有8家国际知名公司参与竞争报价,最后,日本富士通公司的F150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中标。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日本还没用上程控交换机,这套系统当时在日本是先进的。
  日本人都没用上,福州为何能捡到大便宜?直到5年后,张奇萍访问日本时,富士通公司一个常务董事才酒后吐真言:原来,F150当时刚研制出来,技术、性能都未经检验,富士通想把福州作为实验室,所以价格上才肯便宜。日本人的算盘打得很精:福州只是个中小城市,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对它在华业务产生重大影响,一旦成功,肯定四面开花。
  当时的交换班班长林苜曾提到,1983年1月,F150因为系统故障重启,全福州电话线路中断。尽管只有几分钟,还是把所有人吓出一身冷汗:万一F150瘫痪了,几百万美元打了水漂,这个责任谁敢负?这次重启事故,让张奇萍下决心,要培养自己的技术人员,来消化全套技术,福建富士通软件有限公司因此成立。
  就这样,福州“一不小心”走在了世界前列,连台湾和香港的电信公司都慕名前来参观。“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国电话最通畅、最清晰的城市,不是北京,不是上海,也不是经济特区深圳,而是省会城市中的福州。”香港《明报》曾以《项南治聋》为题做过专题报道。


  任仲夷当即打电话回广东:赶快来福州取经


  福州“试验”成功后,在短短三年内,全国都装上了程控电话交换机。当时,福州电信局办了8期培训班,做“技术输出”。
  张奇萍说,当时,他总共接待了21个兄弟省市的主要领导,印象最深的是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任仲夷,他在看完福州电信机房后,面色凝重,当场拍板:广州也要装,要装就装26000门!任仲夷随即打电话给广东省委办公厅:“赶快组织人来福州取经,就用这套系统了。赶快!”
  1983年底,一周之内,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和国务院总理相继视察福州电信局。在张奇萍办公室,李先念还跟远在北京家中的小孙子通了电话,这一幕被多家媒体报道。李先念感慨了一句:“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随后,他很认真地问张奇萍:“老百姓什么时候才能装上这么好的电话?”张奇萍说,他当时还不敢给个明确时间,只说了句:“我们一定努力,尽快!”
  但是,程控电话发展势头之猛,连张奇萍也没料到。1982年11月27日,福州万门程控电话正式开通,到了1985年,万门容量告急,“我原想怎么也能撑5年,没想到才3年就不够用了”。1986年,张奇萍主持了程控扩容工程,增加到3万门容量,到了1989年,又不够了。
  上世纪80年代末,电话开始走进市民家,当时一些商人的名片上已经印上了“宅电”字样,这绝对是身份的象征。进入上世纪90年代,尽管当时的电话初装费超过两千元,普通老百姓还是赶着办理安装业务。如今,初装费早已成为历史名词,大家更习惯的是“买话费送电话”。


  电信起步,“村村通”遍及全省


  起步最早、消化技术最彻底,凭着这两个优势,福建的电信事业一直走在全国领先地位。据张奇萍介绍,解放初,福州的电话号码都是4位,到1979年才变成5位,中间经过了30年。而从5位升到8位,只花了25年。在福州的带动下,全省各地的电信系统都蓬勃发展。1990年9月25日,随着泰宁县长途电话交换系统的割接开通,福建成为我国第一个实现县以上城市长途电话自动化的省份。
  此后,电话线的终端不停地向下延伸,2005年初,我省行政村通电话率就达到了99.27%。2007年11月初,实现了“村村通移动电话”。
  如今,“村村通”已成为民生工程的一个品牌。“十一五”期间,福建乡镇通客运班车率将达到100%;2007年,全省1.2万个行政村用上了自来水,并争取今年内实现1.5万个行政村“村村通自来水”;截至今年5月30日,我省20户以上自然村全面实现“村村通广播电视”。另外,今年5月16日,厦门在我省率先实现“村村通宽带”,全省互联网普及率居全国第5位。
  从县县通,到乡乡通,到村村通,实际上反映了执政者理解“民生”的逐步深入。所谓“以人为本”,即指政策必须落实到具体的个人,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不得不走、必须走好的过程。去年3月,省委书记卢展工在接受《农民日报》采访时曾说,福建新增财力要向民生倾斜。只有发展了,才会有更多的资金去做事,人民生活水平才会提高。我们现在是以发展求和谐,不发展,饭都吃不上,怎么解决民生问题?解决民生问题需要资金,因此福建要矢志不渝地加快发展。


 


1982年,中国第一部程控电话交换机在福州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