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艺术也是一门减压艺术(朱元璋和孙权)
发布时间:2010-2-15 浏览次数:2671

领导艺术也是一门减压艺术


转载:<资治文摘>2009第12期 宗和



    就心理学而言,成功往往意味着更大的成就焦虑。对此,人们要学会化压力为动力,不要过分担心个人的能力不足,而是要学会与他人(或下属)分摊压力。
  能否有效地减轻工作带来的压力是体现领导者领导艺术的一项重要指标,也是维持领导者心身健康的重要环节。不善减压的领导事无巨细一把抓,自己体累,属下心累,到头来大多费力不讨好。而善于减压的领导善抓大事,放大权,并勇于与属下分享权力,进退与共。



朱元璋综合症


 


  调查表明,影响成功人士健康的六大心理问题有焦虑、孤独、忧郁、感情煎熬、多疑偏执、困惑迷惘。它们如六大心魔,个别出现已堪忧,一并出现必致人格分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因这六大“心魔”作怪而出现人格分裂,成为暴君的。
  朱元璋自开创大明王朝后,就饱受两种焦虑的煎熬:一是成就焦虑,一是皇位焦虑。作为前者,朱元璋自视甚高,立志建立一个空前公平和谐的社会,以求功盖始皇,业比尧舜。他登位以后,一直致力于吏制和道德重建。至洪武十年,朱元璋一直试图以“仁政”来达此目的。但在吏制上,特别是清除贪官污吏上,朱元璋屡受挫折。由此他不再相信儒家的仁政学说,处理政事越来越随心所欲,无章可循;作为后者,朱元璋虽贵为帝王,却总是忧心忡忡,生怕文臣武将会生异心,谋篡他的朱明江山。他的梦想是建立家族天下的格局,将二十多个儿子分封到全国各地,并具兵权.但他十分担心开国功臣们会篡夺自己的江山,对他们欲尽除之而后快。


   由于这两种焦虑,朱元璋不断产生无名烦恼与恐惧,身心健康备受困扰。史书记载,朱元璋时常夜不成眠,披衣观天象,忧心天下局势变化。久而久之,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在决策上日显强迫性怀疑妄想,并刚愎自用。

   朱元璋热衷于屠杀臣民,这是减轻他心理压力的病态做法。但这一做法给明朝的官制带来许多前所未闻的怪事,如带枷升堂,上朝如赴刑场等,使得大小官员都生活在高度恐惧中,不知所措。

    据说在上朝时,朱元璋是否有心大批杀人很容易看出来。要是这天他掀玉带在肚皮底下,便是大风暴的信号,准有大批官员被杀,满朝官员都吓得面无人色,个个发抖;要是这一天他的玉带高贴在胸前,杀人就不会多。朱元璋如此热衷杀人,这使他迅速变成一个极为孤独的人,无人敢向他直言,身边亲人亦然。

    洪武二十六年,太子朱标故去,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朱标不堪忍受其父滥杀无辜而抑郁致死。可悲的是,太子死后,朱元璋不思反省,却更感焦躁、多疑,在有生之年又布置了一次大屠杀,将傅友德、冯胜等几个仅存的元勋宿将一并去除。

    到最后,无论满朝文武,还是妻妾子女,都有可能成为朱元璋的假想敌。

    史学界一贯声讨朱元璋以极端粗暴的手法对待臣子,殊不知,朱元璋在55岁前一直是礼贤下士,虚怀若谷的。朱元璋后来为什么会改变做法?根本原因就在于他无法控制其积压已久的焦虑和抑郁。

    朱元璋始而猜疑成性,进而孤独抑郁,再而偏执残忍,始在洪武十年后出现了人格分裂,给人感觉判若两人。朱元璋由一个恢弘大度的义军将领变成一个心胸狭隘的残忍暴君,焦虑的不断升级是直接的导火索。朱元璋的人格悲剧在于:他一生都在消灭对手,但他真正的对手却是他自己!他可以打败所有的对手,却无法战胜他自己,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不能有效地缓解其生活上和事业上的种种焦虑,对人对已都要求越来越苛刻。

    点评:什么时候是“朱元璋综合症”?它泛指一个成功人士面对成绩和压力,不善调整心态,反而越是成功就越焦虑,越有能力就越刻薄。到头来,成功变成了催命符,使人出现种种心理障碍,甚至是人格分裂。

   就心理学而言,成功往往意味着更大的成就焦虑。对此,人们要学会化压力为动和,不要过分担心个人能力的不足,而是要学会与他人(或下属)分摊压力,以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利用群众的智慧恶来化解个人的焦虑。成功还意味着更多的个人竞争。对此,人们也要学会化危机为生机,不要把竞争对手视为自己事业发展的障碍,而是要学会用其之长避其之短,终而掌握化敌为友、“与狼共舞”的艺术。


孙权善于分摊压力


    在卸载压力方面,三国时代的吴主孙权堪称表率。他的做法对许多被压力弄得烦恼不堪的领导者都具有借鉴意义。

    孙权19岁时接过父兄开创的基业,至71岁时去世,其间主政52年,超过三国时期任何一位统领人物。而与曹操、刘备相比,孙权的国势最微,生存压力也最大,但他能够延年益寿,稳握江山,且看他是如何分解压力的。

孙权的领导方式一大特点是绝少亲赴前线带兵打仗,而是交给属下去完成使命。这当中突出的有周瑜指挥的赤壁之役,吕蒙指挥的荆州之役和陆逊指挥的彝陵之役,这三役都是决定东吴命运的大战,可孙权却完全放心属下在前线御敌作战。

    表面看起来,孙权的用人妙在知人善任,用人不疑。但细细琢磨,孙权的长处在于他善于卸载压力,并通过“恩压”、“信压”和“弹压”这三种压力来驱动属下处心积虑为他分担忧愁。

    恩压:用恩惠调动属下积极性。具体地说,“恩压”就是用大恩大惠来调动属下积极性,令他们忠心耿耿为上司效劳。史书记载:“孙权善抚将士,能得臣下死力,将士都愿以身事主。”凌统早死,其子尚幼,孙权便将其幼子领入宫中抚养,爱如已子。吕蒙患病,孙权将其安置在内殿就近治疗,不惜重金悬赏以求名医名药。其间孙权常来探视,又巩吕蒙伤神劳累,就在墙壁上穿一小洞,随时看望。

    孙权恩宠下属是为了让他们感到被尊重,被爱护。按照美国心理学家格拉泽的观点“爱与被爱是人类最基本的心理需求,对他的充分满足会极大地增强一个人的自尊自信”,孙权以此恩压下属,是为了最大限度的调动他们的成就动力和报恩意图。

    信压:用充分信任激发属下的责任感。“信压”就是用充分信任来召唤属下的责任感,令他们全心全意地为上司分担忧愁。例如,彝陵之役时有人告发诸葛瑾里通蜀汉,孙权坚定地说:“我与诸葛子瑜,可谓神交,外人流言不能间构。”陆逊坐镇荆州抵卸蜀军,孙权复刻了一枚自己的大印交给他,委任他全权处理与蜀汉交往之事。

    在上述事例中,孙权恩信属下,用人不疑,不但会给属下更大的鼓励,也会给属下更多的权威。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说过:“无条件地肯定会无限地激发一个人的潜能。”可以说,诸葛瑾与陆逊之所以能为东吴开创盛业,与孙权的充分信任是分不开的。

    弹压:用不安全感让下属不断努力。“弹压”就是指对属下适当设置不安全感,令他们免生骄傲情绪,并不断努力表现自己。例如,孙权对老臣张昭一向保持距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用他为丞相,尽管张昭一直是众望所归,也是东吴最大的氏族。一次两人发生争执,孙权干脆说:“东吴士人莫不入宫则拜我,出宫则拜君,我之敬君算是敬到家了,要是这样一再当众折辱我,我倒有点担心,万一失计怎么办?”一句话说得张昭良久无言。后来,孙权见老臣张昭一再反对自己与公孙渊结盟,并称病不朝,就命人将他家门口用土堵上,其不满之意尽在其中。

    在这里,孙权对张昭保持适当距离,令他不因自己是三朝元老就可以自命不凡,倚老买老。心理学研究表明,焦虑过大会使人精神崩溃,焦虑过小会使人无动于衷,焦虑适中会使人不断努力。孙权弹压张昭,就是为了推动他不安于现状,不自我陶醉。

    点评:纵论三国奠基人物用人之术,曹操对属下是“弹压”有余,“信压”不足,每到关键时刻便“宁可我负天下人,毋宁天下人负我”,如此行是自我中心,何以取信天下士子?难怪他会中周瑜“蒋干盗书”的计谋;刘备对属下则是“恩压”有余,“弹压”不足,如此用人过于恩宠,何以使属下产生危机感?难怪他不能阻止关羽蔑视东吴将士,导致“大意失荆州”;孙权则是“恩压”、“信压”、“弹压”三压并使,样样皆通,每临大事必知人善任,勇举新人。如此善抚将士,恩信众臣,难怪他会屡屡化险为夷,最终寿过古稀。

    由此看来,领导艺术也是一门减压艺术,领导者要懂得有效地分派压力,分担忧虑,切忌“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这当中尤其要注意恩威并施,用人不疑,那样方可使属下冷暖自知,尽心竭力。相反,领导者惹不懂得卸载压力,不善大胆与人分忧,必将隐入工作狂的泥潭当中不可自拨。诸葛亮与司马师虽然绝顶聪明,却都积劳成疾,出师未捷身先死,就足以说明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