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没有历史的中国历史
发布时间:2011-1-8 浏览次数:2582




    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 ——黑格尔 


 


 


 


    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并不属于历史学的范畴,用他自己的定义是哲学的历史,是用“理性”对历史的考察和评判。即使他说“理性”是绝对的,终究这理性是黑格尔的理性,或者说是西方世界的理性。用他的西方世界的理性来看待不同的文化文明,尤其是非西方的文明,他的理性又会不可避免的被他不能真正完全把握的历史资料所引导或误导。作为一个大哲学家,读他的"历史"我们就不去追究其中的历史事实和细节了,我们也用理性来考察他的理性判断吧。


    黑格尔的理性前提是世界历史的发展是精神和自由意识的发展。在这个前提下,他对中国作出了以下的判断:


东方世界尤其是中国具有显著的"实体性"和毫无想象的理智,精神还没有取得内在性, 没有脱离天然的状态。


中国只有一种实现了的理性的自由(实体的自由)的逐步发展,而没有进展成为主观的自由。没有客观的存在和主观的运动的对峙;没有主观的自由,中国虽具有持久的,稳定的,空间意义上的国家,却只成为非历史的历史。


中国没有特殊阶级,除了帝王之外,人人是平等的。这种平等没有个人或特定团体的区分,所以也缺少分立的自由。正是没有自由的平等,决定了专制形式成为政府的唯一形式。


中国的法律是建筑在伦理道德的基础上的,没有个人和个体团体的独立的权力和特殊的利益,中国也没有宪法。


人与人之间没有个人的清楚的权利,导致中国人荣誉心的缺乏。


中国只看重纯粹确定的事实,而不追究对事实的理解,在科学,历史,法律上皆是如此。


   基于这样的前提和判断,黑格尔眼里的中国是被定格的历史的幼年时代,还没有脱离自然,也没有形成自我的意识。


用区区数千字对中国几千年历史做哲学和价值的判断,我们可以说黑格尔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我从来不认为没有在一个文化里长时间地生活过,仅仅通过知识可以去把握这种文化,甚至总结这种文化。但是黑格尔的哲学的尖锐也是不能被忽略。如果我们至少认同自由的普世价值和人类的发展的目的之一的话,在中国历史上,虽然并不是完全缺失个体的自我的意识,这种意识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偶尔浮起的浪花,就如那些魏晋的名士,永远不会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中国的集体性的社会模式和整体式的思想模式是无可否认的。个体的权利在中国社会的地位的微薄,直到今时今日也没有完全改变。


 


按:黑格尔的观点是按照西方的史学观,建立在那个时代西方思想界对中国的认识的基础上的认识与论断,代表那个时代那个层面的观点。本站将此文转载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提供资料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