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web3.0时代高中历史课程资源信息化前景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3-8-14 浏览次数:2179

福建省福州第八中学  骆志煌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3年第8期

第九届福建省“新理念、新资源、新探索”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三优联评论文一等奖(2013.9)

 

【内容提要】

    课程资源信息化的web3.0时代是课程改革和信息技术发展的必然,高中课程改革的进程对课程资源的建设和应用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后微博时代的技术支撑和对网络价值与规则的共同认同等因素,将成为促成web3.0时代教育信息化的推手。在web3.0时代每位教师均可成为课程资源的建设者,根据历史学科课程资源的特点,按照一定的数据规范整合资源,按照不同的需求共享和应用资源,为教育资源的信息化创造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意见领袖的作用将愈发突显。但同时也会面临信息化的规范标准、运行机制和网络道德等方面的问题。

 

 

【关键词】 web3.0   中学历史  课程资源

 

【正文】

    随着网络技术的成熟与普及,教育信息化的实践探究也从多媒体辅助教学发展到基于网络资源的教与学,课程资源信息化的web3.0时代是教育改革和信息及时发展的必然。笔者作为较早参与教育信息化实践与探究的中学历史教师,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web1.0时代,手工制作了静态页面的历史教学资源网站,后来发展成具有web2.0时代特征的有条件的交互功能的资源共享和应用的平台,基于对高中历史课程资源的信息化建设和应用的体会,笔者认为,在未来的web3.0时代,高中历史的课程资源信息化建设和应用也将逐步转轨到新的平台,其课程资源的应用和共享机制也将会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

    一、课程资源信息化的web3.0时代是课程改革和信息技术发展的必然

    目前关于web3.0尚未形成较一致的认识,被引用最多的是“网站内的信息可以直接和其他网站相关信息进行交互,能通过第三方信息平台同时对多家网站的信息进行整合使用;用户在互联网上拥有自己的数据,并能在不同网站上使用;完全基于Web,用浏览器即可以实现复杂的系统程序才具有的功能。(百度词条)”按照我从高中历史学科课程角度的理解,Web 3.0能使你拥有了一个个性化的私人助理,彼时代的网络能基于你个人信息的专业、学历和职业等条件,根据你对史料和时政等信息的使用频繁度和关注特点等因素,智能化地为你提供互联网上的所有信息来回应你的任何与高中历史教学相关的问题,并将你的应用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有机整合,因此许多专家把web 3.0看成是一组开放的庞大数据库。这个特征也会引发教育信息化的其他方面的变革,尤其在海量的课程资源方面,必然会从资源建设和资源应用等方面不同程度地发生嬗变。

    首先,高中课程改革的进程对课程资源的建设和应用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

    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的学科课程与信息技术的整合实践,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教师从教育理念和技术层面上为后来的基于网络环境的教与学的探究减少了障碍,处于web1.0和web2.0时代之间的以Webquest为代表的“基于专题学习网站的探究学习”在推动教育信息化方面发挥过重要的作用,这些实践推崇的“探究学习”也是近年来高中课改实验中作为变革教与学方式的重要研究课题。随着高中课程改革的深化,越来越多的学校和老师把课程改革的关注点转移到课程资源上来。

    高中历史新课程的“一标多本”,对全省性统一考试(如学业水平考试和省内自主命题的高考)和全国性范围的统一考试(如采用全国卷的高考)的教学和复习而言,单纯依托教科书开展教与学活动的传统做法已经不能满足课改的需求了。如2009年以来的福建高考文综历史试卷无论是选择题还是客观题绝大多数是以几个版本教科书以外的第三方材料入题的,体现了历史新课程重视运用“新材料、新情境”的特征,这从考试方面告诉我们,教与学是基于课程资源而非基于教科书开展的教育行为,不仅要做好高中历史课程资源建设,还有做好高中历史课程资源的运用。

    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化课程资源大多是基于教师个人硬盘或校园网(局域网)内资源的共享和应用,这个格局在web3.0时代,一方面,因高中课改的深入及教师专业化发展的需要而受到冲击,web3.0时代基于互联网的海量信息资源和智能化、个性化的推送机制等因素,恰恰适应了高中课改对课程资源海量且无疆界的需求;另一方面,高中课改不断深入的进程对课程资源的建设和应用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将会在web3.0时代遭遇更大的发展空间。

    其次.后微博时代的技术支撑和对网络价值与规则的共同认同

    微博是近年来网络时代最具冲击力的新生事物,有人认为,微博是web2.0时代最具代表的产物,它以web2.0的互动特质为网民更多地参与信息产品的创造、传播和分享创设了平台。微博的发展推动了人们对网络的应用和价值发生了观念上的变化,对基于网络的信息资源的认可度和采纳意愿等方面也逐渐出现趋同性,加上因设备进步而不断降低的技术门槛,这些因素都推进了网络文化的产生。

    2010年3月,美国教育部教育技术办公室发布了《改变美国教育:技术使学习更强大——(2010国家教育技术规划)》(Transforming American Education:Learning Powered by Technology- National Education Technology Plan 2010),其核心措施即“基于技术的因材施教”。该规划认为:学习的灵活性体现在学习者参与的多个层面,学习者通过技术可以与教师、同伴、专家、家长进行交叉、并行的、随时随地的学习交流;学习者同时拥有信息管理、交流工具和知识构建工具,可以参与多个学习社区,成为真正的学习中心;通过技术,可以实现学习需要个人化、学习材料个别化、学习兴趣个性化的学习;因为技术的有效、深度融入,每个学习者可以根据自身的学习特点制定独一无二的个性化学习计划……从我们对Web3.0预期性的展望角度,可以理解为是从教育领域对web3.0提出了比较具体的要求。

    微博时代形成对网络应用规则的认同和逐渐形成的与之相适应的价值观,为web3.0时代课程资源的建设和应用奠定了文化基础。也就是说,该时代的高中历史课程资源从个人信息发布共享、课程资源的搜索与反馈、资源的个性化推送和资源的整合与应用等方面,在遵循一定的社会规则、共同价值和网络规范,坚守道德底线等方面的约束方面,将会因其作为人文科学的特点而备受关注。在web3.0时代更富开放性、互动性和个性化的特征下,这些因素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二、web3.0时代的高中历史课程资源建设和应用的设想和路线

    Web3.0倡导利益,即在每一个利益结点上,任何用户都可以通过某种基于网络的关联实现共享。因此,web3.0时代的课程资源是由所有的课程参与者共同建构、自由整合和有效聚合的,与以往的信息化课程资源相比,Web3.0时代的课程资源除了具有资源发布和共享、搜索和整合利用之外,既可以直接和其他网站相关课程资源的信息进行交互,又可以借助第三方信息平台同时对多家网站的资源进行整合使用。所以,每位教师均可以成为课程资源的建设者,为教育资源的信息化创造价值,即不仅可以在互联网上拥有自己的课程资源数据库,还能按照一定的规则在不同网站上使用,并能按照个性化需求同步于网络数据,与同行的课程资源有效聚合。也就是说,课程资源是可以被无限扩大和传播的,所有课程资源的应用者将不再受到现有资源积累的限制,每个人均具有获得创造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平等机会,并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个人的劳动价值和贡献而获取声誉。

    首先.根据历史学科课程资源的特点,按照一定的数据规范整合资源,按照不同的需求共享和应用 

    根据对web3.0的预见性认识,当每位课程资源网络化的参与者都能在网络上拥有自己的数据空间时,历史教师就可以凭借自己可以支配的本地和网上数据库的历史课程资源,按照一定的数据规范,通过网络与他人建立共享和交互机制,形成资源的共同体,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每一位历史教师都可以拥有一个资源共同体下的个性化资源空间。基于对web3.0的理解,我们可以从预见的角度有这样的理解,即这个资源共同体里的课程资源一定是不以某一版本教科书或是按照某一个结构设计来架构的,甚至可以不考虑课程标准的体系结构。我们知道,历史课标关于“课程资源的利用与开发建议”的表述是:“凡是对实现课程目标有利的因素都是课程资源。历史课程资源既包括教材、教学设备、图书馆、博物馆、互联网以及历史遗址、遗迹和文物等物质资源,也包括教师、学生、家长及社会各界人士等人力资源……”这些资源均有可能被信息化而并按照一定的数据规范成为共享的课程资源。作为资源使用者的历史教师,在利用资源时不再是按照资源类别和知识的章节等结构性的条件进行搜索,而可以依据资源的性质、应用属性,参照应用的需求对资源进行搜索,网络平台会参照使用者预设的个性化需求,根据资源使用者经常性的使用习惯和特点,根据智能化的语义搜索提供资源列表,供使用者进行整合和应用,而本次的搜索、整合和应用产生的数据又会作为使用者的个性化应用记录,作为下一次资源利用时生成个性化资源列表的依据。

    以“辛亥革命”为例。与“辛亥革命”相关的可作为课程资源的历史信息应该是海量的,现有的搜索引擎把“辛亥革命”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时只是根据句子中存在“辛亥革命”一词就可以作为搜索结果,以至于如“与中国辛亥革命同时期的西方某某事物”等与辛亥革命实不相关的资料也会出现在搜索结果中,哪怕是与辛亥革命相关的资料也未必与中学历史教学相关,换而言之,现行的网络搜索结果的海量资源,不是按照使用者的需求提供的。然而,可以预见的是,在web3.0时代以高中历史教师为应用身份的用户,会因个性化用户属性的设置等因素,提供的搜索结果将优先关联到与高中历史课程相关的资源,并且根据用户经常性的使用习惯和对信息的整合和应用规律,动态调整提供的资源列表。另一方面,由于“辛亥革命”作为知识要点在现行的高中历史三个必修模块和选修模块(如人物模块的孙中山)中均有涉及,但是在资源的应用时却会因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个必修模块的侧重而不同。在必修一的政治史模块中作为主干知识进行学习,在必修二三的经济和文化模块则应用在背景和条件的资源中,而在选修(人物)模块的“孙中山”专题学习时,这个资源的应用则与必修课程资源应用在侧重面和要求程度上均有不同。因此,在“辛亥革命”作为课程资源的应用过程中,是需要根据课程模块等应用条件动态呈现的,这是我们对web3.0时代课程资源个性化应用的期待。

    其次.通过第三方信息平台,根据历史学科特点整合多家网站的资源数据,意见领袖的作用将愈发突显

    Web3.0时代课程资源的应用不局限于某一概念范围内网站,用户的应用需要借助第三方的信息平台,根据用户的需求设置个性化的服务的。高中历史学科是现行学制中的文科类高考学科,其课程的设置和实施与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办学水平相关。在学校的信息化建设中,有条件的学校大多着手根据校情开发校本化的“数字化校园”平台,其中包含学科课程资源平台,为学校的师生和其他课程资源参与者提供资源建设和应用服务,而在未来的web3.0时代,这个功能化的平台将会成为校园网建设的重要一环。Web3.0时代的校园网将由一个以用户为中心的ID作为数字身份识别和应用框架,将各个相关的课程资源平台有机的连接起来,无论你走到哪里,用何种方式上网,都用同一个ID帐号,相关的资源内容处处关联。web3.0提供给用户的是能更好地提升自我的整合能力,也意味着一个整合的平台能更好地成为一个围绕用户的资源整合中心。

    历史课程标准要求教师“多视角、多层次、多类型、多形式地为学生学习历史提供更多的选择空间”,促进学生个的健康发展,这也对高中历史课程资源建设和应用提出的要求。而且,历史课程在教与学的过程中体现的开放性和交互性特点,也将成为架构历史课程资源建设和应用平台过程中必须面对并予以切实体现的一个特点。例如,考古学的新发现和新成果、史学研究领域的新观点和新视角等资料,都可通过资源平台,充实个性化需求的课程资源。

    意见领袖在web2.0时代尤其是在微博中表现出了超常的影响力,也同样会在web3.0时代发挥作用。“意见领袖是指在人际传播网络中经常为他人提供信息,同时对他人施加影响的‘活跃分子’,他们在大众传播效果的形成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中介或过滤的作用,由他们将信息扩散给受众,形成信息传递的两级传播。(参见百度词条)”历史课程资源的建设过程表面上看是沿着相关人员(包括师生和课程资源的其他相关者)的兴趣和应用的方向自然发展的,但是实际上,意见领袖有时会发挥出关键性的作用。一方面,历史学科有开放性和交互性的特点,是意见领袖发挥作用的生命力的依托;另一方面,意见领袖在课程资源建设和课程实施过程的导向性和推动力也将会越来越大。

   三、web3.0时代信息化的课程资源建设面临的问题和困境

    从教育领域的信息化方面看,有些学科课程资源建设和应用层面的问题也是可以预见的。笔者试图从中学历史教师的角度,对web3.0时代的教育资源的相关问题提出设想的同时,也对Web3.0时代信息化的课程资源交涉面临的问题和困境有些思考。

    一是课程资源的信息化的标准和运行机制有待进一步规范

    在web3.0时代,我们将被允许在一定规则的基础上,利用网站的应用程序接口,赋予每位教师参与资源平台的打造权利和权限。但是我们还不难预见的是,作为中学历史教师,在信息素养和技术层面上的专业化缺失,将会导致资源信息在被共享、被检索和被整合过程中由于数据规范或数据标注规范等方面的失控,使数据标签呈模糊化和随意性的特点,进而影响到信息检索的精准度,因而需要对用户的标注行为进行规范性控制。目前国内外学者都开始对数据标签的规范控制研究显示出极大的兴趣,提出了多种规范标注行为以提高标签质量的方案,但总体而言似乎还缺乏系统性。历史课程的资源丰富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个特点带来的问题是可能会有大量未经验证的、质量和真实性都不能保证的史料资源和史学观点纷纷涌现,导致资源的信息纯净度和可信度下降;另外,由于个人使用的习惯和数据规范与规则之间的落差,搜索引擎和用户的搜索行为会越来越难以应对结果的复杂性,这对于历史教师对课程资源的搜索和使用将不断制造新的阻碍。

    二是网络道德的问题将会在web3.0时代更加突出

    网络道德的问题是与因互联网开放性的特点共生存的,但在web3.0时代,伴随着信息开放性和用户参与程度的深化,可以预见的是,网络道德的问题会越来越不容忽视。在历史学科的课程资源信息化过程中,在史料信息和史学观点等方面,这个问题都会十分突出。从学科的角度而言,对史料信息的要求除了丰富以外,其真实性和准确性同样关键,史学观点的发布也会因为网络的开放性而难免出现随意性甚至恶意误导等与史学道德相悖的现象。当然,这是人文科学所共有的问题,除了需要政府制定更加完备的法制规范和法律约束外,依托网络和大众传媒进行全民性的网络道德宣传和教育也是十分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