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同龢:一力主战竟只为报私仇
发布时间:2014-2-24 浏览次数:1695

    翁同龢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出身于官宦之家,六岁入塾时,“四书”、“五经”琅琅成诵。21岁选为拔贡,23岁中举人,27岁以一甲一名进士及第,官翰林院修撰。父心存,咸丰朝历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后授读同治帝。长兄同书、次兄同爵,均官至巡抚。同治四年,翁同龢接替父业,入值弘德殿,为同治师傅,前后教读九年。同治驾崩,光绪继位,慈禧又命同龢入值毓庆宫,教授光绪读书。两朝帝师,翁同龢享此殊荣。

    翁同龢中状元后,曾暂代刑部右侍郎。著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就是经翁同龢之手查明真相,得以平反的。他在学习上,是光绪的师傅;在生活上,是监护人;在政治上,又是最受宠信的大臣。曾历任刑部、工部、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两度入军机,兼任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会典馆正总裁、国史馆副总裁等。他“立朝数十年,矢诚矢敬,有古大臣风”,被视为国家栋梁。

    使翁同龢美名留芳的,主要有二:一是甲午海战,二是维新变法。前者他是主战派,后者他是改良派。尤其是甲午海战,翁同龢与以李鸿章为首的主和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表现了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操。这是史书上对他的评价。

    可是我最近读朋友送的清·王伯恭(曾任袁世凯总统顾问)著《蜷庐随笔》一书,对翁同龢的认识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还是来看王伯恭所记述的一段亲历吧:

    “甲午战前,翁同龢一力主战,李鸿章言不可轻开衅端……我去见翁同龢,向他力陈主战的错误。我想翁同龢也是我的老师,他向来是器重我的。但翁同龢听了我的劝说后,笑我是书生胆小。我说:‘临事而惧,古有明训,岂能放胆尝试?而且,我国无论兵器还是战法,都百不如人,不能轻率地开战啊!’翁同龢说:‘李鸿章治军数十年,扫荡了多少坏人啊!现在,北洋有海军陆军,正如火如荼,岂能连一仗都打不了吗?’我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今已知自己确实不如人,哪里有胜利的希望呢?’翁同龢说:‘我正想让他到战场上试一试,看他到底是骡子还是马,将来就有整顿他的余地了!’”

    如果此说成立的话,那么,翁同龢的主战,可谓一箭双雕:若胜,翁同龢是抗倭的英雄;若败,那整顿李鸿章的“余地”就捏到翁老师手里了!

    结果不用说了,战争以中国的惨败而告结束。从战争爆发到失败,再到赴日谈判,签订既丧权又辱国的《马关条约》,李中堂被弄得焦头烂额,臭名昭著。李鸿章成了千古罪人。

    翁同龢身为军机大臣、朝廷命官,何以明知中国没有取胜的把握,反倒一味鼓动坚决对日作战呢?他又不卖军火,发不了国难财;他又不是汉奸,决无里通外国的目的。

    原来,早在太平天国时期,翁同龢的哥哥翁同书任安徽巡抚时,于定远被围之际,弃城逃跑,犯失守封疆之罪,结果被谪戍新疆。而弹劾翁同书的,正是李鸿章。影片《走向共和》中,光绪皇帝也对翁同龢说:“朕知道当年因李鸿章弹劾令兄翁同书一事,你们结下宿怨。但你们都是朝廷的股肱之臣,总要和衷共济才好,千万不可因私而废公。”

    可怜可恨可叹一代帝师翁同龢,竟然利用甲午海战的时机,借日本人之手,来报一己的家恨!此仗大败,中国赔偿日本白银二万万两;割让台湾。“覆水难收,聚铁铸错,穷天地不塞此恨也。”(翁同龢日记语)

    或许因为经过甲午海战的失败,翁同龢看到了中国确实不是日本人的对手,认识到西人治国有法度,西法不能不用,“憾于割台事,有变法之心”,于是幡然醒悟,“大搜时务而考求之”。他接受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变法思想,协助光绪实施改革,并辅佐草拟变法谕旨,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宣布变法,希望中国富强。然而不幸失败。翁同龢被慈禧下令撤职,旋又遭贬黜并赶回老家常熟。临终前,翁同龢口占绝笔诗一首:“六十年中事,伤心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

    从清末开始,围绕翁同龢的是非功过,就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此文仅是一己之见。所据史料,未必可信。然而历史证明,许许多多的人和事,盖棺往往是不能论定的,哪怕过去了一百年、一千年。翁同龢就是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