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抗美援朝?——徐焰军史再解读之九
发布时间:2014-9-14 浏览次数:1659

题目:为什么要抗美援朝?——徐焰军史再解读之九
作者:徐焰
书报刊名:《世界军事》2014年九月上,第68~72页
  曾有一段时间,一些人对志愿军入朝作战提出异议,否定中国出兵朝鲜的必要性,使一些人对当年谁是侵略者都产生了疑问。徐焰教授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过去对外宣传工作过于照顾邻国的宣传口径,对朝鲜内战的起因和美国入侵朝鲜及中国领土台湾等没有讲清楚。中国出兵进入朝鲜行动的前提,是美国先侵略了中国,这没有任何疑问。

谁侵略了谁

  当年美国出兵朝鲜时就炒作过朝鲜战争“谁先打第一枪”的问题,想以此占据道义制高点,把自己的战争行为打扮成“反侵略”的义举。1951年美国还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指责中国是“侵略者”,其所谓“根据”,是中国支持朝鲜北方“入侵”南方,以及中国直接出兵入朝参战。
  那么到底是谁侵略了谁呢?要讲明这个问题,就得从“根”上说,看看朝鲜的南北双方为什么会打起来。1910年日本吞并韩国之前,朝鲜南北是一个国家。1945年日本投降时,美苏以北纬38度线分界,分别出兵控制了朝鲜半岛的南北两端,接着又各自支持一方力量成立政府。可以说,是冷战时期造成的战略格局和美苏对峙造成了朝鲜半岛的分裂。
  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政府在汉城(今首尔)成立,随后总统李承晚便叫嚷要“北进统一”。同年9月9日,金日成领导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也宣布要实现“祖国解放”。1948年末苏军撤出朝鲜,1949年美军撤出朝鲜。此后,朝鲜北南双方便枪声不断,“三八线”附近的战斗在1949年末至1950年初已上升至营级规模。在这种状态下细问“在朝鲜谁打响第一枪”,相信不会有人说得清楚。关键是,这是朝鲜内部事务。按《联合国宪章》而论,联合国不应干预本属一个国家内部的事务。
  解密的俄罗斯有关朝鲜战争的档案证明,朝鲜内战开始前,朝鲜领导人只同苏联密切通报情况,对中国只是简单地告诉既成事实。朝鲜战争前,斯大林判断美国可能出兵中国干涉中国革命,但美国并未介入。这让斯大林在接下来的战略判断中又犯了经验主义错误——支持朝鲜进行旨在统一的“祖国解放战争”。
  朝鲜内战爆发于1950年6月25日,中国领导人事先并不知道朝鲜内战爆发的日期。1950年任中央政治秘书室主任、并在毛泽东身边担任俄文翻译的师哲,后来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战争爆发后,我们才得到消息。”但美国人却一清二楚,6月26日,他们便派驻在日本的战机赴朝参战。6月27日,美国政府为了给自己武装干涉别国内政的行为披件似乎是合乎国际准则的外衣,操纵联合国以多数票通过诬蔑朝鲜北方“侵略”南方的决议,把自己出兵朝鲜倒说成为“反侵略”。但这是说不通的。按照国际公认的准则“侵略”一词只适用于国家之间,国内战争的双方只有进步和反动之分。当时,朝鲜南北两方都承认只有一个朝鲜(到了90年代双方才各自以主权国家身份加入联合国),无论是谁先采取行动,都不能称为“侵略”。如同美国19世纪的南北战争一样,难道能说以林肯为总统的美国北方“侵略”了美国南方吗?

解放军原想打台湾战役

  朝鲜内战按理说与台湾无关,可杜鲁门在1950年6月27日发表出兵朝鲜的声明中,同时宣布出兵台湾,“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早有准备的美军第7舰队当天便进入台湾海峡巡逻,同时进入岛上港口同国民党军“协防”。随后,美空军第13航空队也进驻台湾岛内机场,阻止解放军渡海攻台,中国统一事业的进程就此被打断。
  美国入侵台湾前,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最重要的军事斗争准备,就是筹划解放台湾。早在1949年5月下旬,蒋介石逃往台湾后,中央军委随即开始了进攻台湾的准备。当年10月,因金门登陆战失利,中央军委决心对发动台湾战役进行更认真的筹划。1950年3月11日,负责台湾战役的第3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同中央军委新任命的海军司令员萧劲光会商了攻台的准备工作。中央军委同意会商后提出的意见,设想投入50万部队用于渡海攻台。
  但要实现登陆作战,困难有二,一是缺乏渡海船只,二是海空军掩护问题还有待解决。当时的解放军主要是单一的陆军,刚成立的海空军规模很小且未形成战斗力——解放军利用起义的军舰组建了华东海军,并向英国和苏联洽购军舰,要求于1951年夏季前到货。此外,解放军空军紧急开办了7所航校,预计到1951年初以前能培养出900余名飞行员并装备400架作战飞机,届时作战飞机在质量上同国民党空军的飞机能不相上下,数量上还可能略占优势。1950年6月6日至9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党的七届三中全会。毛泽东在会上提出“解放台湾、西藏,跟帝国主义斗争到底”的当前军事任务。华东军区副司令员粟裕汇报了解放台湾的各项准备工作情况。按当时的准备工作进度,最乐观的考虑是1951年夏天能有条件进行解放台湾的战役。面对解放军的渡海准备,台湾国民党当局一度惶惶不可终日。
  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后,杜鲁门于1950年1月5日发表声明,表示无意干涉台湾和“无意在台湾建立军事基地”。但这一声明留下一个尾巴,在“无意在台湾建立军事基地”之前加了“目前”这一前置词。1950年2月,中苏两国签订同盟条约,美国官方便基本在远东和台湾问题上统一了意见,决定采取强硬政策。1950年4月至6月中旬,美国国防部内部制订干预台湾的计划。仅仅1个月后,即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统治集团在出兵台湾的问题上迅速达成了一致意见。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出兵朝鲜和台湾。

战场三选一

  面对形势突然变化,中国政府在6月28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国入侵台湾,中共中央于6月30日又正式传达新方针:“我国的态度是,谴责美国侵略台湾,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军队的打算是:陆军继续复员,加强海空军建设,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推延。”
  美国出兵台湾时,对于是否“协防”金门等岛屿还未确定,解放军仍在准备进攻金门。7月,远东美军表示支持国民党军防守金门等岛屿,7月23日,国民党军又下令停止从金门撤退,要在美国支援下准备固守。鉴于朝鲜战场和台湾海峡的形势变化,中共中央军委于8月11日同意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的意见,决定1951年内不打台湾。9月上旬,原定用于在台湾登陆的第一梯队第9兵团奉调赴山东作为准备入朝的第二梯队,沿海部队转入守势。
  中共中央、毛泽东决定改变台湾战役的计划,是根据当时国际、国内形势所作出的唯一正确选择。当时,中国工业重心东北受到最直接的威胁,而我国的军事实力又不能与美国在海上开战,自然应该将主要战略方向放到东北边防。进入7月以后,美军进入朝鲜参加地面作战,中国南方边境也出现了现实威胁——美国除大力加强对侵越法军的援助外,还派出军事顾问团,有直接介入的迹象。
  这一形势被毛泽东形容为是美国将三把刀插向中国——朝鲜一把插在头上,台湾一把插在腰上,越南一把插在脚上。事已至此,中国同美国武装较量已不可避免,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选择战场了。周恩来后来在志愿军干部大会上对此曾总结说,“我们和美帝国主义的较量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看选择在什么地方。这个当然是决定于(美)帝国主义,但同时也决定于我们。帝国主义决定在朝鲜战场,这个对我们是有利的,我们也决定来抗美援朝。现在我们想一想三个战场,大家会懂,不论从哪条来说,如果在越南作战——更不要说是在沿海岛屿的作战了——那就比这里困难得多了”。选择在朝鲜同美国较量,共有3个最有利之处——最有利于发挥中国的陆军优势,最有利于后勤供应,最有利于得到苏联支援。
  朝鲜战争开始于1950年6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开始于1950年10月25日,是中国被迫参加的反击美国侵台侵朝的战争。现在的人们仔细研究历史档案,认为朝鲜战争本不该打(这在中国的控制范围之外),抗美援朝战争却不能不打。美国以朝鲜内战为借口占领了中国的台湾,凭这一点新中国便完全应该对美国开战。
东北不能唱“空城计”
  朝鲜内战于1950年6月25日爆发后,朝鲜人民军起初进展迅速,6月28日即占领了汉城。但美国宣布将出兵参战,让毛泽东对这场战争的前景感到忧虑。据当时任机要秘书的叶子龙回忆:“金日成通报了朝鲜人民军占领汉城后,正在继续向南快速推进的情况……毛泽东不以为然地说:‘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美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中国领导人对战局的认识和担忧,是清醒的。据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向莫斯科汇报称,他在7月2日晚间同周恩来见面时,周恩来向他说明,美国的军事干涉看来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朝鲜人民军能否挫败美国的干涉,令人担心。周恩来还转达了毛泽东对美军登陆的担忧,并且最早提出地点有可能在仁川,因而希望加强在那里的防御。朝鲜战争爆发一星期后,中国领导人便预见美军会在仁川登陆,这是出于几十年战争锻炼所积累的丰富经验。
  此时,解放军全军部队有15个兵团、57个军,但由于分布广、装备差、缺乏输送工具,加之许多部队还担负着剿匪和生产任务,可机动的部队并不多。东北过去是战略后方,只有第4野战军的第42军在黑龙江开荒生产,且这支部队还要准备集体复员。可以说,当时的东北还处于唱“空城计”状态之中,如不赶快从南方调回部队,想出兵援朝都来不及。7月7日由周恩来(中央军委副主席)主持,中共在中南海居仁堂召开了第一次保卫国防的会议,7月13日通过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决定立即组建东北边防军。根据会议决定,中央军委从7月间开始将战略预备队即第4野战军的第13兵团(下辖第38、第39、第40军)从河南北调,加上已在东北的第42军和3个炮兵师共26万人组建东北边防军,并在鸭绿江附近地域集结训练。同时,军委要求加强炮兵、工兵、装甲兵、高射炮兵的建设,空军成立东北空军司令部。
  中国组建东北边防军之时,正值朝鲜人民军进展顺利之际,8月初,已把敌军压缩到洛东江东南只占南朝鲜总面积8%的地域内。8月15日,金日成发表讲话,宣布当月将成为解放全朝鲜的胜利月。在此情况下,有人开始对中国做入朝支援作战的准备持怀疑态度。
  正如中国领导人预见的那样,美军利用朝鲜人民军主力集中于洛东江一线的形势,于9月15日在朝鲜仁川登陆,28日攻占汉城,朝鲜人民军主力被截断在南朝鲜,随后南朝鲜军队和美军又越过“三八线”北进直逼中朝边境。幸运的是,此时东北边防军早已完成了在鸭绿江边的集结,补充了装备和弹药,并针对美军的情况进行了战前训练,军委一声令下便能拉得走、打得响。后来的抗美援朝战争历史进程表明,组建东北边防军是做好战前准备的关键一环,这一决策是十分英明和富有远见的。

最难的决策

  1950年9月30日,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北进。在苏联表示不能出兵援朝后,10月1日,朝鲜劳动党和政府向中共中央提出“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动援助”的请求。尽管此前中国组建了东北边防军并进行了紧张的战备,然而要派兵跨出国门与美国乃至“十六国联军”打仗,决心真是不易下,美国人是最讲实力的,当时中美之间实力相差极为悬殊。按照1950年当年统计数字,当时中美双方的经济和军事技术条件相差是何等的悬殊。

 

  1950年10月1日晚间,中共中央领导核心在毛泽东居住的菊香书屋举行会议,讨论是否出兵到朝鲜作战。10月2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致斯大林的电报,表示决定“以志愿军名义”出兵入朝。不过,这一封电报并未发出,中国领导人还在争取最后一线希望来避免中美双方交战。当时,中国与美英两国均无外交关系,10月3日凌晨,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请他立即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报告并转告美英两国政府:中国希望“朝鲜事件地方化”,并强调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不能坐视不理,中国要管。但从尼赫鲁那里转收到警告后,杜鲁门和麦克阿瑟都认为只是“恫吓”,根本不予理睬。
  10月3日以后,中共中央领导核心继续开会讨论是否出兵。次日,彭德怀到会后,赞成出兵。5日,中共中央初步确定了应该出兵。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要求“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同日,周恩来、林彪启程赴莫斯科,希望苏联落实此前的承诺,即以空军掩护中国军队和提供装备。但关键时刻斯大林却表示苏联飞机转场需要时间,要2个月或2个半月才能出动参战。这样毛泽东对是否出兵朝鲜不能不重新考虑。10月13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指出:“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首先对东北更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引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这一封电报,使出兵的决策又一次得到肯定。
  但10月16日周恩来离开莫斯科回国之前,突然接到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的通知,说斯大林来电话表示,苏联空军只能掩护中国国内目标,不能过鸭绿江。10月18日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召开会议再度研究出兵问题。周恩来说,虽然斯大林不同意出动空军掩护,但是毕竟能够供应武器。毛泽东当日最后下定决心,认为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就推到鸭绿江了。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
  10月19日傍晚,志愿军的4个军在鸭绿江边等待天黑后过江。据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已是几天几夜无法入睡的毛泽东在这一天仍然反复思考,吃了三次安眠药也睡不着。傍晚,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向毛泽东汇报,我军已经跨过鸭绿江。毛泽东只对卫士长说了一句话:“睡觉。”接着就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