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现代化对手过招——徐焰军史再解读之十
发布时间:2014-10-26 浏览次数:1470

题目:与现代化对手过招——徐焰军史再解读之十
作者:徐焰
书报刊名:《世界军事》2014年十月上,第75~79页
  抗美援朝的5次战役,有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那是一段壮美的史诗。但这只是那段历史的一个侧面。这段历史的另一个侧面是:正是这5次战役,中国军队第一次真正接触了现代化的对手,接触了现代化的立体战争。英勇只是中国军队战斗力生成的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则是,中国军队善于吸取经验,能在艰苦条件下立足装备方面的劣势,找到克敌制胜的战法……

“能不能打”的问题

  中国军队入朝对抗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美国军队,毛泽东曾担心“能不能打”,林彪建议“出而不战”:先进入朝鲜北方占一块地方同美军对峙,能不打尽量不打。对于这个建议,中央军委也有所考虑,让部队先到达平壤至元山以北地区修筑防御阵地,敌不攻我,我不攻敌。
  志愿军正式入朝的当天(1950年10月19日),美军已经占领平壤,随后“联合国军”以团、营为单位,乘坐汽车沿公路向北疾进,企图先控制边境,然后再消灭被包围的朝鲜人民军部队。中国方面的前线统帅彭德怀是19日入朝的,但直到21日上午,他才在大榆洞附近一个名叫大洞的小村子里找到金日成。金日成表示,朝鲜人民军主力尚在从南方后撤途中,在北方可使用的兵力仅3个师。在这种形势下,毛泽东与彭德怀商定,志愿军要在运动中歼灭冒进之敌。
  10月25日,李承晚军队的一个营闯进志愿军第40军隐蔽集结的温井地区。该军在两水洞的公路两边发起突袭,以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术将其全歼。这就是第一次战役的开始,因为战斗是双方在运动中打响的遭遇战,彭德怀将其称为“遭遇与反突击战役”。
  11月1日傍晚,志愿军第39军奉命围歼在云山的李承晚军队,此时美军一个团已增援到此地,中美两国军队在朝鲜的第一次交战——云山之战就此打响。第39军以8个步兵团和2个炮兵团的兵力,先以突袭将敌打乱,之后与敌近战,使美军优势火力无法充分发挥作用,被迫丢弃大部分重装备,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突围。突围中,美军骑兵第8团又遭截击,坦克大多数被炸药包炸毁。据志愿军统计,云山战斗共消灭美军约1800人,击毁和缴获坦克28辆,火炮190门。第39军在云山充分发挥了近战、夜战传统,先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利用夜暗隐蔽接敌,打响后即冲进敌阵地,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并以炸药包炸坦克,从而达到了以我之长击敌之短。作为运动中阻止敌人的夜间进攻战,云山之战在国际上也颇受重视,日本陆上自卫队的《作战理论入门》,就将其作为模范战例编入。
  云山之战让白宫和远东美军总部大为震惊,因为它不但证明中国已经出兵,而且证明了中国军有很强的战斗力。云山战斗开始的同一天夜晚,志愿军总部下令全军展开全面攻击。“联合国军”司令部因美军骑1师的失败,而发现志愿军的力量强大,急忙全线撤退。其部系全部机械化部队,一天之内后撤几十公里,退守清川江以南。11月5日,鉴于不可以歼灭清川江边的李承晚军队3个师,加上部队粮弹又补给不及,故志愿军总部命令各部队停止进攻,第一次战役结束,志愿军以1万余人伤亡的代价,消灭了敌军1.5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李承晚军队。这一次战役使志愿军取得了同有现代化装备的敌军作战的初步经验:火力强、机动快虽然是美军的长处,但机械化程度越高对后方及补给线的依赖就越大,就越害怕被切断其后路和补给线。“联合国军”官兵普遍厌恶战争,士气不高,尤其害怕近战、夜战,志愿军如能很好地迂回穿插、分割包围,就能有效地对付强敌。

包围容易消灭难

  中美初战之后,双方仍然都互不摸底。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志愿军进行了第二次战役,军委要求诱敌深入加以歼击。为此,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总部令各部队开始后撤,沿途还有意遗弃部分破旧武器和装备。这很快就让美方认为中国军队是“怯战而走”。美国人有这种感觉也很自然:没有飞机、没有坦克,只有装备简陋的轻武器和少量陈旧火炮的中国军队,怎能与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军队对抗呢?于是,美军向第一线增兵后就大胆冒进。11月24日,“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狂妄地向世界发表公报,宣布发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
  当时美军掌握绝对制空权,在每个地方都有值班飞机,见人打人,见车打车,志愿军排以上的单位白天几乎都难以移动,只好选择夜间进攻,特别是在有月亮的晚上。所以,美军又把月亮称为“中国人的月亮”。11月25日黄昏,西线敌人向前推进时把自己的右翼暴露了出来,而且是力量较弱的李承晚军队掩护侧翼。入夜后,第38、第42军在侧后向李承晚军队发起攻击,一夜苦战后在德川方向将李承晚的第2军分割击溃。德川战斗胜利后,志愿军总部命令第38军和第42军向西线美军进行双层迂回。为了抢时间,第38军只有日夜兼程。可是头顶上美机在不断巡逻,白天怎么穿插呢?部队领导见李承晚军队正在溃退,索性也大摇大摆地在公路上列队前进。美国飞机见了,以为是败退的李承晚军队,就没有理会。11月28日,第38军第113师插到了平壤至价川公路的交叉点三所里,切断了美第9军的后方道路,清川江北的敌军被三面包围。可是,迂回穿插虽然成功,大量歼敌却不太可能。高度机械化的对手乘汽车逃跑,志愿军靠两条腿是追不上的。美第9军见在三所里突围无望,便丢弃2000余辆汽车和许多坦克,掉头向西会合美国第1军,于12月1日沿肃川一线沿海公路南逃,一天便逃出100多公里。美军有部分掩护部队还未来得及逃脱,有部分营连单位被消灭。在西线的这次战斗中,美军近3000人被俘,成为朝鲜战争中被俘人数最多的一仗。
  在西线激战的同时,志愿军第9兵团(下辖第20、第26、第27军)也在东线对美军展开围歼战。在长津湖,他们把美海军陆战第1师和美步兵第7师一部共3万余人分割成5段。但美军依仗装甲部队和空中支援构成5个环形防御圈,他们也同样遇到包围容易消灭难的局面。即使这样,第27军仍集中兵力火力,在夜间突破美军第7师第31团的防御圈,天亮后又与之扭在一起混战,使空中的美机无法分辨敌我,最终基本歼灭了这个团——这是朝鲜战场上唯一的一次歼灭成团建制美军的战例。其他美军见一个团遭歼灭,便从12月1日起向南突围。当时,志愿军方面弹药大都耗尽,粮食供应达不到最低需求量的一半,气温又降至零下40摄氏度,部队在饥寒交迫中冻伤3万多人,冻死4000余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冻伤教训。尽管如此,第9兵团仍然以尚能作战的部队依托公路两侧高地,节节阻击和杀伤敌人,使敌人每天只能前进5公里至6公里。12月12日,被围已达15天的美军一部才侥幸冲出包围圈,此后直到12月24日,才全部从海上撤往朝鲜南部。至此,第二次战役完全结束。
  第二次战役中,美军10天内即败退了300公里以上,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称此为“美国历史上路程最长的退却”,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则称之为“美军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但东西两线的敌军主力都逃脱了包围圈,也说明中国军队因装备落后还不具备围歼大量敌军的条件。

志愿军的弱点暴露了

  入朝仅2个月,便将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打退400公里,许多基层指战员认为对手并不强,“从北到南,一推就完”,毛泽东也在1950年12月26日提出了“加强军队中的政治动员(不消灭朝鲜境内的敌人不回国)”的要求。事实上,第二次战役后,志愿军部队减员已达10万人,第9兵团又因冻伤严重至少2个月至3个月无法参战。全军汽车因空袭和事故损失只剩下260辆,补给极端困难。所以,彭德怀提议部队暂不过三八线,准备充分后,来年开春再战。但毛泽东从解放全朝鲜的战略意图出发,同时也出于政治考虑,指出“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1950年12月31日即除夕之夜,中朝军队9个军(志愿军6个军、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向三八线敌军防线发起全线进攻。刚挨了打的美军都在第二线,一线的李承晚军队基本上一触即溃。1951年1月4日夜间,第50军和第39军的1个师连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进入汉城,但汉城内到处是熊熊大火,居民在敌人欺骗宣传下已逃避一空。
  占领空空如也的汉城,在国际上政治影响较大,在军事上却增加了运输的困难,后方运输线一下子由100公里拉长至700公里,大多数地段都处于敌人严密的空中封锁之下,前线粮弹都补给不及。空中封锁还让志愿军部队难以生火做饭,只能“一把炒面一把雪”。彭德怀认为比长征还苦,决定停止前进,希望让部队休整2个月。但志愿军刚刚转入休整,敌人就反扑过来。自1951年1月25日起,以美军为主的西线敌军向汉城方向发起大规模进攻,第四次战役开始了。
  2月11日晚,中朝军队6个军(志愿军第39、第40、第42、第66军及人民军第3、第5军团)在横城进行了反击战。这一仗在夜间利用了敌人的空隙大胆深入,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在2天1夜的战斗中,共俘虏李承晚军队7500人,美军500人,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俘虏李承晚军队数量最多的一次战斗。2月13日,志愿军乘胜向横城以西的砥平里发起攻击。经过两天两夜激战,仍然僵持不下。这时,敌援兵乘坦克冲入砥平里,志愿军不仅弹药大都耗尽,而且各部因缺粮大多数靠喝粥度日。因再战不利,2月16日志愿军和人民军各部被迫北撤。
  砥平里一仗虽不大,但在抗美援朝战争史上却有重大影响,美军就此摸清了志愿军战斗能力的底。当然,就算没有这一仗,志愿军的装备和供应能力很落后的底还是会暴露出来的。过去,一遇到志愿军穿插迂回到侧后,美军往往就向后狂逃。砥平里战后,美国军方认清了志愿军火力薄弱、攻坚能力差的弱点,认为志愿军即使能够穿插突破,也会因补给困难而难以纵深推进,只要能守一夜就有救援的办法。此后,美军不再像过去那样一遭到志愿军迂回穿插即慌忙后撤,而是敢于固守一点,反扑也比较大胆。
  志愿军自砥平里撤退后,中朝军队第一线8个军便组织了运动防御。3月14日,朝鲜人民军主动放弃汉城。4月初,中朝部队已基本撤至三八线以北。敌军因发现中国大量新锐部队到达也停止进攻,4月21日战役结束。第四次战役的实践,终于使中共中央对于朝鲜战争的认识进一步深化。2月下旬彭德怀回国向毛泽东汇报了前线的情况,说明战争不能速胜,随后军委就确定了“准备长期,争取短期”的战争指导方针。

真正认识到现代化战争规律

  从1951年4月22日起的第五次战役,使军委和全军上下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现代化战争。第五次战役发起前,中朝两军在朝鲜战场的兵力已达到130万人,其中志愿军95万人(作战部队77万人,后勤支援部队18万人)。志愿军首长计划第一阶段攻势就歼敌5个师(其中美军3个师),并推进至三八线。但在为时7天的第一阶段的攻势中,志愿军遭遇到敌军空前猛烈的火力阻击,虽然打得很英勇,全线推进了70公里至80公里,但据统计累计只歼敌2.3万人,而且未能成建制地消灭敌军一个团。
  原因很简单,“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已经掌握了志愿军进攻中的“礼拜攻势”和“月夜攻势”弱点。“礼拜攻势”是指志愿军绝大多数人只能靠身上背的粮食弹药打仗,一个星期消耗光后,补给困难,就没了后劲。“月夜攻势”是指志愿军没有制空权,只能在有月亮的晚上攻击(过于黑暗的晚间行动不便)。这样,美军再遇到志愿军的进攻,就在有月亮的晚上先逐步后撤,并以密集火力拦截。后退一周左右,再大举反扑。志愿军的进攻于是出现了新的难题:想近战——难以接近敌人;打夜战——当夜不能消化;力求速决——又僵持难下。
  5月16日晚,中朝军队发起第二阶段进攻,3天内连续推进了50公里至60公里。可是,部队后勤补给困难的弱点很快就暴露出来,5天后,前线各军大部分已断粮,志愿军首长只好决定春季攻势到此结束,将主力转移至三八线以北。中朝军队后撤当天,李奇微根据对中国军队“肩上后勤”能力的计算,认为志愿军已进攻5天,粮弹基本耗尽,便以逸待劳地投入美军7个师为主力,连同李承晚军队共13个师开始全线反扑。志愿军第12、第27军各一部曾被敌军切断,随即英勇突围同大部队会合,只有第180师因领导不力而自身出现混乱,遭受了严重损失。面对这一意外情况,中朝军队展开8个军在全线实行阻击。同时,毛泽东指示在后方准备建立三道防线,并从国内调第20兵团入朝。“联合国军”在反扑中损失也十分严重,于6月10日下令全线转入防御,第五次战役至此结束。
  打到第五次战役结束,双方在朝鲜战场上形成僵局,同时转入战略防御。志愿军得出的一个重要体会是,虽然可以一次次打败美军,却难以消灭它,而且进攻无法持久。其主要原因是,与美军进行的战争是现代化立体战争,没有制海权,就无法达成战略上的歼灭战,没有制空权,就无法达成战役上的歼灭战。1951年5月26日,毛泽东在致彭德怀的电报中提出:“历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战役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5月27日,毛泽东在接见邓华、解方等人时,又用湖南人习惯的食品牛皮糖来比喻作战方式。大块糖需要一块块敲下来吃,所以“零敲牛皮糖”后来就成为打小歼灭战的代称,即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敌人,一仗只打一个营、一个连,而且要当天晚间结束战斗。
  正确的战略战术的形成,要靠在实践中的摸索和总结。想当年红军经历了近十年的内战,毛泽东到陕北后通过写出《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总结出了如何对付国内反动军队的作战规律。进入朝鲜后通过与美军8个月的作战,毛泽东和志愿军领导人也总结出了同世界上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美军的作战规律。这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一个新创举,也是世界现代战争史上的一个新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