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律”视角下的黄海海战
发布时间:2014-12-7 浏览次数:1531

 

题目:“集中律”视角下的黄海海战

作者:小之

书报刊名:《世界军事》2014年十二月上,第47~51页

  19世纪初发生的特拉法尔加角海战,对英、法两国近百年的历史及欧洲地缘政治格局都产生了深刻影响。19世纪末发生的中日黄海海战(也称中日甲午海战),对中、日两国近百年的历史及东亚地缘政治格局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又逢甲午之年,在媒体纷纷对清政府腐败无能、内部矛盾重重、北洋水师军纪松弛等进行反思与回顾时,本文独辟蹊径,运用集中用兵(编注:本文特指兰彻斯特“集中律”)原则,对黄海海战进行实证分析,量化评估。相信,会另有一番借鉴意义。

兰彻斯特“集中律”

  古往今来,集中用兵是一条最基本的作战法则,具体可表述为,在关键时节、关键位置及关键方向上集中使用各种作战力量,确保对敌优势,以达成决定性的效果。对此,古今中外的军事家都深谙其道。孙子说,“并敌一向,千里杀将”“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英国海军战神纳尔逊称:“唯数量能胜敌!”德国装甲兵之父古德里安称:“要集中,不要分散。”集中用兵原则不仅被无数历史战例所定性证实,还可以基于数据,用定量方法更加深入地论证其有效性。

  1914年,英国人兰彻斯特在英国《工程》杂志上撰文,表达这样一个观点:在一些简化及假设条件下,通过建立和求解相应的微分方程组,十分简洁地给出交战过程中敌对双方战斗单位(亦称兵力)变化的数量关系,其中的平方律论证了集中用兵原则的正确性和有效性,因此,也被称为“集中律”。“集中律”可以表述为,若红蓝两军交战,双方装备同类武器,相互通视,在武器射程内直接瞄准射击,则交战一方的有效战斗力和其战斗单位数的平方与战斗单位平均战斗力的乘积成正比。若双方有效战斗力相等,则双方战斗实力相同。例如,蓝方100人与红方100人交战,双方战斗单位的平均战斗力相同,在双方都不集中兵力的情况下,战斗结果将难分伯仲。如果红方被蓝方分割成各50人的两个部分,且蓝方以100人先攻击红方的一部分50人(1002-502≈872),则蓝方将以损失13人的代价全歼红方一半的人。接着,蓝方以剩下的87人攻击红方的另一半(872-502≈712),则蓝方将以损失16人的代价全歼红方剩余的50人,蓝方尚存71人。

  “集中律"模型虽然未考虑士气等精神因素的影响,但却深刻地阐明了部队有效战斗力不仅取决于兵力数量,还与兵力在空间位置上的配置方式紧密相关。为了用实战数据进一步验证“集中律”模型的适用性,兰彻斯特对特拉法尔加角海战进行了专门研究。因为在这场关乎英国生死存亡的海战中,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在数量并不占优的形势下,却一举击败了强大的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兰彻斯特希望通过数据分析,解读英舰队统帅纳尔逊获胜的秘诀。

特拉法尔加角海战

  1805年4月,英国联合俄国、奥地利和那不勒斯组成第三次反法同盟,试图运用联合力量剿灭法国革命,维护欧洲旧的封建统治秩序。经过前两次与反法同盟的较量,拿破仑意识到英国是反法同盟中的顽固派、死硬派,要想打破反法同盟必须彻底击败英国。于是法国针锋相对联合西班牙组成庞大的联合舰队,决心先从海上击败英国,为跨越海峡,进攻英国本土扫清障碍。

  1805年10月20日,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以下简称法西联合舰队)的33艘舰船在法国海军将领维尔纳夫率领下驶出西班牙加的斯港,在途经特拉法尔加角时被一直追踪、监视的英国舰队发现。10月21日12时,19世纪规模最大的一场海战爆发。维尔纳夫采用传统的战列线战术,展开成单列纵队迎战,即抢占有利位置,接敌至舰炮射程范围,与敌舰航向平行运动,各舰对指定敌舰实施射击,直至决出胜负。为此,维尔纳夫下达命令:在舰队占上风时,迫近敌人,一对一作战。英国将领纳尔逊则摒弃传统战术,大胆创新采用机动战术。他将舰队中的27艘战舰分成两队,一队由12艘战舰组成,由他坐镇旗舰“胜利”号亲自指挥,直接插入敌舰队中军,将敌舰队战斗队形拦腰分割成两个部分,同时,钳制其前卫,使其难以后援;另一队由15艘战舰组成,科林伍德任指挥官,用于包围和集中攻击敌舰队后卫。

  战斗十分惨烈,持续近6小时。最终,法西联合舰队被击败,损失战舰18艘,官兵伤亡2600余人,联合舰队司令维尔纳夫及属下7000余人被俘。英国舰队只有7艘舰遭重创,官兵伤亡1700余人,纳尔逊本人战死。英国舰队与法西联合舰队的舰只损失比为0.39:1。特拉法尔加角一战,法国海军一蹶不振,拿破仑攻占英国本土的计划完全破灭。英国军事理论家福勒曾经这样评价这场海战:“无论从哪一方面讲,特拉法尔加角海战都是一场值得纪念的会战,对历史具有广泛的影响,它彻底粉碎了拿破仑征服英国的梦想。英法海上争霸的百年历史,从此宣告终结。它使英国成为一个海上帝国,并将维持一个世纪以上。”

  兰彻斯特仔细查阅了纳尔逊战前提交的一份秘密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中,纳尔逊的作战构想是:英国舰队由40艘战舰组成,法西联合舰队由46艘组成。当法西联合舰队成单列纵队展开时,纳尔逊指挥16艘战舰组成的主力编队,从中军把法西联合舰队分割成前后两个部分,并将打击重心放在后卫;由柯林伍德指挥16艘战舰组成另外一支编队,集中围歼敌后卫的23艘战舰;由8艘战舰组成另一支小编队,负责攻击敌前卫3至4艘战舰,并阻止其可能进行的回援。纳尔逊作战构想的核心是,集中全舰队力量,先吃掉敌舰队后卫,再围歼其前卫。

  可以认为双方舰只的平均战斗力相同,运用兰彻斯特方程能够计算出双方的有效战斗力。如果英国皇家海军舰队也采用战列线战术与法西联合舰队对决,则有效战斗力之比为0.76:1(402:462),英国舰队不占优。但是,按照纳尔逊的作战构想,英国舰队首先集中兵力围歼法西联合舰队的后卫,这样一来,舰队有效战斗力之比改变为1.03:1〔(322+82):(232+232)〕,局部有效战斗力之比接近2:1(322:232)。在歼灭法西联合舰队后卫之后,英国舰队剩余兵力,在与其前卫的对决中能够继续胜出。

  兰彻斯特的实证研究,不仅验证了其“集中律”模型的适用性,也道出了英国舰队以少胜多的秘籍。纳尔逊深知,当双方战斗力水平相当的形势下,数量优势就成为制胜的决定因素。在实际海战中,纳尔逊取消了小编队,将战舰集中编成两队,通过实施坚决果敢的机动,一举改变战场上局部力量对比态势,使胜利的天平迅速朝着兵力集中的一方倾斜。

  不过,集中用兵的作战原则知易行难。首先,在某一时节、某一方向的集中和加强,就意味着在其他时节、其他方向的分散和削弱;其次,为了集中而采取的机动过程,也存在反被对手钻空子的巨大风险;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集中用兵对统帅的预见能力、决断能力,对指挥员的指挥艺术,对部队协调一致行动的协同水平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丘吉尔认为:“特拉法尔加角海战是空前绝后的,‘纳尔逊风格’具有其时代性。纳尔逊的天才在于能正确推测出任何决策的后果,但是,这是建立在对实际情势准确把握基础之上的。在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之前,他曾多次用心观察过相同情势、规模较小的海战,他对舰队作战中将要发生的情况了如指掌、应对之策胸有成竹。”

中日黄海海战

  1894年9月17日,伊东祐亨率领日本联合舰队12艘舰只抱着“聚歼清舰于黄海”的决心,与丁汝昌率领的北洋水师14艘舰只,在黄海北部展开了一场争夺制海权的战争。

  在接敌过程中,北洋水师列成一行横队迎战(编注:中方资料中的北洋水师战舰排列顺序与日方稍有不同,本文依据日方图片中的排序展开介绍):铁甲舰“定远”“镇远”居中;左翼依次为巡洋舰“来远”“致远”“广甲”和“济远”;右翼依次为巡洋舰“经远”“靖远”“超勇”和“扬威”;巡洋舰“平远”“广丙”以及2艘鱼雷艇在右翼后方跟进。丁汝昌下达的命令是:姐妹舰及对舰务合勿离、始终以舰艏对敌、诸舰当从旗舰之运动。

  日本联合舰队列成一列纵队:第一游击队旗舰为“吉野”率“高千穗”“秋津洲”和“浪速”3艘战舰依次居前;本队旗舰为“松岛”,率“千代田”“岩岛”“桥立”“比睿”“扶桑”“西京丸”和“赤城”7艘战舰依次居后。当双方相距6.4海里时,日本联合舰队的前锋第一游击队突然向左转向,直扑北洋舰队的右翼,而本队则指向北洋水师中军及右翼。伊东祐亨首先围歼北洋水师右翼的作战意图明显。

  交战中,北洋水师右翼损伤殆尽,“靖远”被击伤,“经远”“超勇”和“扬威”被击沉,战斗持续了约5个小时。最终,北洋水师共损伤舰只9艘,官兵伤亡约1000人。日本联合舰队的“松岛”“吉野”“比睿”“西京丸”和“赤城”5艘舰被击伤,官兵伤亡约290人。

  由于日本联合舰队和北洋水师的装备性能水平相当,可以认为双方舰只平均战斗力相同。按照兰彻斯特“集中律”模型计算,若日本联合舰队也采用横队与北洋水师交战,则有效战斗力之比为0.73:1(122:142)。这意味着,当战斗进行到底,北洋水师在全歼日本联合舰队后,还会剩下7艘战舰(142-122≈72)。伊东祐亨冒着联合舰队向左转时舰身横向暴露在北洋水师打击下的风险,通过实施快速机动,分割北洋水师阵形,集中精锐,首先围歼北洋水师的右翼,有效改善了局部兵力对比关系,形成了此消彼长的有利态势。

胜败根由探究

  北洋水师的失利改变了东亚地缘政治格局,给中国留下了至深且巨的创伤。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在刘公岛弥留之际喃喃自语:“我们这么大一支舰队这么大一支海军怎么就这么完了,就算输了吗?”心实有不甘。可是,北洋水师的失利又绝非偶然。

  仔细梳理这二场海战中交战双方的各自表现,不难看出战胜一方与战败一方的主要区别。战胜一方:主动寻机,集中用兵;灵活机动,求变善变;形散实聚,协调一致。反观战败一方:被动待敌,平均用兵;因循常规,不变应变;形聚实散,各自为战。其中,摆兵布阵阶段的因循常规、平均用兵是致命性的,犯了兵家大忌。德国军事家毛奇说过:“在最初展开阶段所犯的错误,永远无法更正。”

  如果再从战略战术及更广阔的角度深入探究,我们则为北洋水师失利找到一长串互为因果的东西。从战略角度分析,北洋水师的失利,根本源于战争决策者作战目标的含混——“保船制敌为要”。从战术角度分析,北洋水师的失利肇始于平均用兵。保船制敌也好、平均用兵也好,根源源于求稳守成,求稳守成源于自大不自信,自大不自信源于平庸颟頇,平庸颟頇源于马虎懈怠,马虎懈怠源于上下敷衍,上下敷衍源于纠错激励机制失灵和不作为,而纠错激励机制失灵和不作为源于制度体制的僵化和无效率。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在给丁汝昌的劝降书中说:“至清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通变故之所由致也。”此语可谓一语中的、入木三分。

  北洋水师倾覆之后,其创建者李鸿章一度赋闲京师,秋风宝剑,落日旌旗。痛定思痛,他发出这样的慨叹:“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戊戌变法失败后,李鸿章被慈禧召见。老佛爷拿着弹劾他的奏章告诉他:有人说你是康有为乱党的人呐。李鸿章答道:“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与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慈禧闻之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