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格勒谈本国历史教育
发布时间:2016-1-5 浏览次数:1170

作者:李茂/编译 

 

   ●您上“美国历史概况”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你最想学生从这门课上学到什么?

   比格勒:我希望学生有一个基本的时间感和历史感——例如知道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及原因。我要求他们对历史中的所有重大主题进行全面了解,不一定非要记住具体的事实,但需要有所理解。如果学生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了什么,就不应该对今天的巴尔干地区感到奇怪。我希望学生在上过我的课之后感到,他们经历过意义重大,且跟他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大事件——他们能够从历史中领悟经验教训,并将之应用到自己的生活。历史是关于好与坏、胜与败、善与恶的学问,与真实世界相仿。

   ●“美国历史概况”的课程内容是按什么原则来组织的?

   比格勒:按时间排列事件是组织历史的最重要方式。我仍然相信必须以基本的编年史方式学习历史。不过也可以有例外,有一年我从公民权和近代美国史开始。在世界文明史中,我带着学生学习从圣经时代的中东到当代的整个历史。但万事都有先后与因果,因此我仍然认为编年史的重要性不可丢弃。

   ●您怎样教“美国历史概况”?

   比格勒:我力图使我的教学方式充满变化。你不能天天都在讲(lecture),尽管我时不时在讲——事实上这是常事。如今,讲授的名声不好,但我认为这不公平。我让学生对历史事件进行大量的模拟,他们展开总统竞选,讨论古希腊人遇到的重大问题,过中东地区的传统节日,再现约翰·布朗审判,等等。我还给学生布置利用网络的研究性作业。阅读是历史学习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尽力保证学生在课外有大量的阅读,把历史学活。我们什么都做过,你必须根据一个班的个性来调整教学方法,每年都不一样,我想这就是当今教育最激动人心的地方。

   ●你让学生做过哪些基于互联网的研究训练?它们的价值何在,有局限性吗?

   比格勒:我在我的主页上链接了不少历史门户网站。我让学生通过这些网站研究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和金本位制,或让他们研究尤金·林,一个19世纪40年代淘金热中的矿工。这些作业的价值在于,学生能够利用互联网从图书馆、研究机构以及其他人那里获取信息和资料,这在互联网产生之前是不可能的。不好的方面是,有时候书比互联网更好。孩子们正变得过于依赖互联网,把它当成了研究的首选信息源。其实,从图书馆能得到更多的东西,有深度的资料也要多得多。

   ●在“美国历史概况”这门课中,你使用过的最有效的作业形式有哪些?它们有哪些好处?

   比格勒:我们举行的历史信件活动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让学生假想自己是某个历史阶段的人,然后互相写信。这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因为它不仅要求学生作研究、写作,还要角色扮演。它还能让学生理解写信的价值,以及普通人创造历史的观念。信件对于历史学家来说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源,即便是非著名人士的信件。

   我们对1960年总统大选的模拟真的可以大书特书。学生们对政治与历史的热情高涨,真切地感受区区几张选票,便影响了一场大选的结果。他们完全理解了公民的投票是起作用的,在一个民主社会,投票是公民最重要的责任之一。

   ●你们对1960年大选的模拟是怎样进行的?

   比格勒:我们通过一个电脑程序对1960年的大选进行模拟。在9周的时间里,学生们要决定如何分配资金,到什么地方去为他们的候选人拉选票。每星期都会有新的民意调查结果出炉,候选人在所有50个州的支持率如何,以及谁领先,都一目了然。这个程序是由SSI90年代初开发的,现在已经绝版了。其实它不是为课堂教学设计的,但我对它进行了改造,设计了相关程序,让它成为一个非常合适的课堂活动。

   ●你在前面提到“一个班的个性”,你能举例谈谈你所遇到的有着不同个性的两个班级,以及你是如何为之调整教学的吗?

   比格勒:有的班要比其他班更活跃,参与性更强。比如有一年我教两个班,在下午授课的那个班,学生的学习热情很高,课堂上很兴奋,他们频频提出许多问题,有非常精彩的讨论。而早上授课的那个班,虽然都是好孩子,但课堂上却非常安静,因此我需要采用不同的方法,组织了更多的小组教学活动。

   ●基础“知识”的教学压力,与你的历史教学目标,即让学生获得对历史的“理解”,感到历史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有多大的冲突?对于这些目标,目前的课本是有所帮助,还是有所妨碍呢?

   比格勒:我不认为历史理解与基础知识的掌握是冲突的。没有知识,就无法理解。例如,我们模拟马丁·路德·金的《伯明翰监狱的来信》,这是需要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进行理解的。学生需要对布朗诉托皮卡市案(Brown v Topeka)、小石城及蒙哥马利市有所理解。此外,他们还需要知道布尔·康诺尔(Bull Connor),因为马丁·路德·金发起抵制运动的地点在乔治亚州,那里的警察实际上非常温和,抗议未获成功,他们来到了伯明翰(阿拉巴马州),康诺尔用水管向抗议者喷射,并放出了警犬。有人说布尔·康诺尔是民权运动最伟大的同盟者,因为他制造了最佳的电视图像效果,人们被激怒了。马丁·路德·金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任何地方的不公都必须反对。这是一个伟大的道德主张,但如果不知道这些事实,谁能够理解它呢?

   目前的课本非常枯燥,我们需要讲故事的叙述性历史。课本选择的话题本身是有吸引力的,但却将之抽干成一两句话,剥夺了历史的生命。它们用来作参考是可以的,但我们需要更好的学习材料。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部分原因在于编教材的人企图把所有东西教给所有人,时间跨度过于大。世界历史是最糟糕的——你要把人类文明的整个历史都囊括,没有1000页怎么能做到?

   ●在你从教的数十年间,学生的社会背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是整个国家人口种族构成变化的反映,这是否影响到了你对某一特定国家历史的教学,以及对美国历史的教学?

   比格勒:我认为,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职责之一便是教学生尊重我们的国家及制度。是的,我们有缺点,我们也在教这些内容,但从根本上讲,我们是一个建立在《独立宣言》的理念上的国家,它声明了所有人都拥有诸多权利,以及政府是被人建立起来保卫这些权利的。我认为,做美国人这一概念本身意味着你是多种不同文化的混合物。在《天使杀手》(迈克尔·沙拉关于葛底斯堡战役的历史小说)中,乔舒亚·张伯伦上校有一个演讲,他说:在美国,没有外国人之说,只有自由或不自由之说。我现在要把后半句改成只有受过教育与未受过教育之说